choker的解構之路,如何由優雅飾物成反叛潮物

19世紀,choker的象徵意思更加模糊起來。

1855年,一幅《歐仁妮皇后與侍女》畫作中女性配戴黑色絲絨choker。

The Empress Eugenie Surrounded by her Ladies in Waiting, Franz Xaver Winterhalter, 1855 

相隔數年1863年法國畫家莫奈的著名Olympia畫作中躺在床上的裸體女性是戴着黑色絲絨choker,那位女性普遍被認為是一名妓女,所以佩戴choker變成妓女的象徵依然存疑。

Olympia, Edouard Manet, 1863

choker也受到當時芭蕾舞者的喜愛,因為該時期的芭蕾舞者多數是平民階級,她們透過表演獲得收入,表演時的裝飾品便是便宜的絲絨choker。

The Star(Dancer on Stage), Edgar Degas, 1878

儘管帶有負面的含意,choker依然受到皇室貴族的喜愛,特別一提19世紀末期,英國愛德華七世的妻子亞歷山德拉王后受到印度女性配戴珠寶項圈式項鍊的啟發,請皇宮的工匠為她打造剛好束在脖子上的珍珠頸鏈,方便掩飾童年手術後的傷疤。王后利用優雅方式掩蓋脖子上手術疤痕,這種獨特打扮令當時的貴族婦女紛紛效法配戴。

pinterest

踏入20世紀,時裝潮流漸趨舒適實用為主,choker由以前部落保護脖子及貴族象徵地位,慢慢褪去了歷史文化寓意,成為了大眾普通的飾品。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choker受到明星和社會名媛的喜愛,同時一些潮流品牌Chanel等都設計別緻的choker,時裝雜誌的模特兒的穿搭少不了一條choker。

pinterest

1944年,美國一本雜誌《 Life magazine 》邀請一眾女演員拍攝,介紹 choker 的復興,女演員都是配戴各種材質的choker,甚至登上女演員與一隻寵物狗戴上同款choker相片,戲言“Dog Collars”(狗項圈) ,一個玩笑的標題流傳至今,仍然有不少人稱choker為狗項圈。

Life magazine,1944

當時不少當紅女星都喜愛配戴choker登場,例如瑪麗蓮夢露、奧黛麗·赫本。

瑪麗蓮夢露戴上名為The Moon of Baroda ,24.04克拉黃鑽choker

Marilyn Munroe in Gentleman Prefer Blondes, Diamonds Are A Girl’s Best Friend and Moon Of Baroda
pinterest
Princess Diana, Tim Graham/CORBIS

1970年英國次文化Punk的抬頭,佈滿鉚釘的choker成為該時期流行的元素。

pinterest

此外,choker的材質更加多樣化,特別出現由塑料線編織的Tattoo Choker,戴上的效果好像繞着脖子一圈的紋身。

pinterest

與傳統配戴choker的形象相比,近代的形象完全顛覆起來,choker不再象徵地位,而是一種帶反叛的味道。

尤其1993年的電影《Léon》(中譯《這個殺手不太冷》),由年輕時期娜塔莉·波曼飾演的女主角Mathilda,脖上的choker貫穿電影,衬托出角色既叛逆、自主的性格,電影中的choker也非常有標誌性。

Mathilda, movie: Leon: The Professional, 1994

時至今日,choker已經常見的飾物,即使有人佩戴都不會再令人聯想到地位或保護物。choker伴隨人類經歷各種時代的矛盾,無論是原始的保護作用,或是貴族的高級珠寶,直到今天失去任何意義,choker依然屹立於21世紀時裝界,並佔有一席之地,由每位配戴者重新賦予獨立的意義和美麗。

18世纪皇室Anne Boleyn 字母B的choker人人都可以擁有,不少更可以客製更改英文字母,喜歡珍珠choker的各位可以買下「皇室choker」。

Unknown artist Unknown artist,painting,1570

購買傳送門 https://amzn.to/3bOBegx

SEO COVER DESIGN: RICKY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