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谷竟是算命的工具!

有一種肚子餓稱為看電影餓。

去電影院不外乎購買一個「氣氛」,配合環境觀賞電影。平日也沒有特別愛吃和嘴饞,怪在每次到電影院,總是讓人忍不住手購買一整包爆谷(爆米花),沒有吃過的話,總感覺少點了甚麼,這種大概就是「看電影餓」吧?具體點形容,電影院營造了一股吸引力,爆谷芳香的背後是濃濃的大眾情懷和市場策略。

不過世上的零食數之不盡,為甚麼電影院要選擇爆谷呢? 

首先,爆谷並不是電影院商特意發明的,數千年前的人已經發現粟米(玉米)可以被炸開食用。

在美洲大陸上,印第安人很早便掌握粟米的「爆炸吃法」,用烤熱的石鍋烹調,或是串在簽子弄成粟米串,投在火邊烤烤。一切由考古家在美洲南部的遺址和洞穴發現的爆谷顆粒證實,在漫長的歲月裡,堅實的粟米粒仍然狀態完好。

Sioux Native Americans on the Oak River Reservation in Manitoba, Canada, 1918 Courtesy National Agricultural Library

一些科學家認真測量新墨西哥玉米穗的輻射性炭素含量,估計約5千多年的歷史,而且那時的粟米由野草teosinte種植,看上去不太像我們今天所知道的粟米。

印第安人在沒有機器的情況,利用簡單的工具制作,原理非常簡單,穀物在高溫下,內部的水分將化為蒸汽,壓力聚集擠向外皮,最後爆裂成爆谷。當然早期的爆谷在外觀和口感上,遠遠不及現在的吸引,更沒有牛油焦糖拌香。

Pinterest

爆谷竟是算命的道具!

另一邊的東方,不約而同地流行吃爆谷,用的不是粟米,而是糯米。宋代詩人范成大《石湖集》載「炒糯谷以卜,谷名勃婁,北人號糯米花」,當地人會把糯米煮熟曬乾,在鍋中反覆翻炒,直至爆開,糯米爆開的聲音則被比喻為雷聲(孛轆)。 

宋人更視爆開的現象是某種啟示,利用之分析運程。

另一描寫地方文化的《吳郡志》風俗卷載「上元,……爆糯谷於釜中,名孛婁,亦曰米花。每人自爆,以卜一年之休咎」,即新春期間,人們會使用爆谷占卜,根據爆開的時間、大小、聲響等分析,繼而預測來年的收成和運程。明代爆谷占卜法達到鼎盛的情況,在每年正月十三或十四,每家每戶都準備好糯米占卜。李詡在《戒庵老人漫筆》載「家家爆花卜年花,就鍋拋下黃金粟,轉手翻成白玉花。紅粉美人占喜事,白頭老叟問生涯」 ,既問姻緣又問事業,總括而言甚麼也能問個一遍。

Pinterest

即使大家不再使用爆谷占卜,爆谷亦成為民間的小吃,清代詩人屈大鈞在《廣東新語》記「廣州之俗,歲終以烈火爆開糯谷,名曰炮谷,以為煎堆心餡」。

後來,爆谷的美味逐漸流行到其他地區。

首先,傳統的土著光吃爆谷也不足夠,更把爆谷作為飾物,串成項鍊配戴。這種有趣的東西吸引新移民的注意,同時新移民向印第安人學習栗米種植、烹調的技巧。

據Andrew Smith的著作《Popped Culture: A Social History of Popcorn in America》推斷,爆谷很大機會由北美的捕鯨者發現,並視之為新奇的東西帶回家鄉。

《Popped Culture: A Social History of Popcorn in America》, Andrew Smith

果然,爆谷進入北美地區後,大家非常喜歡這款「爆炸」零食,爆谷熱潮迅速蔓延起來。在1848年,爆谷(Popcorn)正式被列入美式英語詞典中,到處都有販售的店攤,特別在娛樂場所馬戲團、遊樂場等等,大家手上少不了一包爆谷。

爆谷之所以越來越受歡迎的一個原因是它的機動性。

1885年,Charles Cretor發明的第一台蒸汽動力爆谷機面世。機器的可動性成為戶外活動的理想選擇,爆谷機不僅可以移動,而且可以在沒有廚房的情況下進行大量生產,這是一個優點。另一款鬆脆的零食薯片(洋芋片)則是麻煩多了,當時還沒有馬鈴薯削皮機的發明,依賴人手削皮與切片,切成薄片要耗費許多人力時間,因此薯片一直小量生產,不是吸引大眾的零食。

Lithograph of Cretors’ “Improved No. 2 Wagon”
Lithograph of Cretors’ “Improved No. 2 Wagon”

加上爆谷獨有的誘人香氣,販主根本毋須費力叫賣,香氣自然吸引到群眾購買。從上世紀初開始,爆谷已經穩坐嘉年華、市集的零食地位。爆谷可以沒有嘉年華,隨處一角的街邊販賣也可以,但嘉年華不能沒有爆谷,不歡迎爆谷的地方只有一處——電影院。

對,那時的電影院是明文不允許爆谷進入電影院範圍的。

SEO COVER DESIGN: RICKY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