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藥物晉升為時尚的巧克力飲料

辛辣不再的巧克力的飲料。

16世紀初,西班牙征服者科爾提斯進入阿茲特克帝國,受到蒙特蘇馬二世的款宴,而科爾提斯初嚐了苦澀的「索可拉」,被獨特的口味和顏色吸引。在擊敗阿茲特克帝國後,科爾提斯帶著美洲的珍玩返回西班牙,可可豆和製作「索可拉」的工具當然在其中。

科爾提斯向國王查理五世獻上異國的珍玩,包括「索可拉」飲料,不過考慮到口味的差異,他們改良了配方,加上糖中和苦味,辣味則保留下來。果然,一杯異國的「索可拉」迷倒西班牙的王族,成為西班牙上流社會的飲料。

Spanish, ceramic tiles, The laborious process of making chocolate

這時候,喝巧克力是一個身份的象徵,因為可可豆的價格絕不便宜,僅有王室貴族才消費得起異國的「索可拉」。更甚,西班牙的王室成員與歐洲地區聯姻時,會以可可豆做嫁妝,從而把可可豆帶到歐洲。

由藥物晉升為時尚的飲料​。

隨著西班牙王室的聯姻,巧克力逐漸來到歐洲地區,大家都對可可豆產生興趣,不過歐洲人沒有馬上接受巧克力飲料的味道,尤其是怪異的辣味,於是他們再次改良配方,其中最常見的做法是添加新鮮茉莉花、琥珀、麝香、香莢蘭、糖、肉桂等中和可可的苦味,製成甜的巧克力飲料。

一場巧克力熱潮瞬間在歐洲爆發,蔓延到法國和倫敦。從十七世紀中葉開始,販賣巧克力的飲料風靡一時,就像咖啡館一樣流行,吸引社會名流們光顧,搶著喝最時髦的熱巧克力。

熱巧克力的專用杯子, Sèvres, 1776

期間,巧克力還被吹捧有各種健康益處,被認為是咖啡的理想替代品,不同的歐洲旅行記錄和醫學文獻記載了可可製成藥物治療疾病。

例如純可可糊可作為飲料治療發燒和肝病,添加辣椒、大黃和香草則可成為強效瀉藥。某些報告還建議大家多喝巧克力保持身體健康,使大家變得肥胖,改善膚色,甚至有助煽動情慾。

再好喝和健康,巧克力仍然是歐洲上流社會的一種奢侈品。​基於生長條件和政治因素,可可並不是容易得手的東西,每磅的價值50至75便士,約現在的45至65的英鎊。普通市民根本不捨得花這個閒錢買杯飲料,而且完全不飽肚子的。

Raimundo Madrazo, Hot Chocolate, mid-18th Century

「巧克力」本來意指液態飲料,後來才成為固態食物的名稱。

17世紀末,英國皇家醫學院院長Hans Sloane訪問了牙買加,被推薦喝一杯當地著名的巧克力飲料,但Sloane認為味道非常嘔心,自行再調配味道,最後發現加入牛奶後,味道更溫和,於是將配方帶回英國。果然,味道更被大眾接受,毋須加入一堆奇怪的香料調味,簡單的牛奶已經有夠好喝了。

The Chocolate Girl, Jean-Étienne Liotard, 1743-44

巧克力很快成為與茶或咖啡同等的飲料,但仍然不是吃的東西。

直到19世紀,Varl Houten發明了全世界第一台的可可粉機,透過擠壓技術把可可豆和可可脂分離,製作更易入口的巧克力飲料。與此同時,固態的巧克力也被發明出來。接下來配合可可的種植改良、政治環境改變,巧克力終於不再是一種奢侈品,隨處的便利店和連鎖店都有巧克力飲料發售,當然仍然有昂貴的巧克力。

現在,熱巧克力和熱可可亦是不同的東西,最大的分別是熱可可一般不含可可脂,而巧克力則是由含可可脂的巧克力塊製作。太複雜不明白?沒關係,只要記著熱巧克力比較高熱量,熱可可的熱量較低便可以了。